首页 >> 广州牛骨髓

在线计划全天在线更新: 快速出击 第六百八十五章 思维模式如何进阶(求订阅)

连续三更,订阅再次血崩,因此今天两更改求订阅$_$,当然如果月票突然到了的话……——————杨健纲兴奋的搓搓手,心说楚垣夕当初那一挖,相当于围棋里边把鹏飞科技的大龙给挖断了,然后截杀一半的感觉。

简而言之一个字,就是凶!这招要是学过来……不过楚垣夕要教的显然不是这种凶招,而是怎么疯狂的蹭到可以蹭的流量:“你现在挖不到人,排除各式各样人的主观因素,最明显的原因是别人不知道你这里牛逼,对不对?”杨健纲点头:“可问题是我这里根本就还没牛逼呢,天知道未来会不会牛逼呀?”“你这是没有完成从打工仔到创业者身份的转换啊老杨,你的思维模式还停留在诚实劳动的阶段,得进阶。 ”杨健纲俩眼一瞪:“啥?”“这世界上有三种交流的方式——诚实的方式、狡诈的方式,以及创业的方式。

”楚垣夕难得的正经:“你的习惯还停留在分辨对是非的阶段,对于做企业来说太淳朴了。 你没听说过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对错,只有成败吗?”杨健纲一副非常卑微的表情:“能说的简单一点吗?”“诚实的方式,就是像你之前那样,有一说一。

狡诈的方式,就是可劲儿忽悠,画大饼,实际上毛都没有。

创业的方式就要讲究一些了,要依据你现有的资源,描述完美实现计划后的场景,逻辑链一定要禁得起推敲,同时要注意借势,借力打力往往能产生奇效。

”看杨健纲还是没懂,楚垣夕也有点费劲,都说的这么清楚了怎么还是不明白呢?这感觉就像是老师带了个超笨的学生,很努力的啃书本知识,但是受限于智力,到上考场的时候满脑子都是马什么梅?背了半天最后凭直觉填了个韩梅梅。

“要不我给你举个例子吧!”他敲了敲桌子,发出“咚咚”的声音,仿佛敲在杨健纲的脑壳上一样。

“你现在做的平台,前途未卜,即便能够完成平台的预定功能,完成引流,完成资源上的储备,也不见得能够成功,这是你挖人的时候底气不足的地方对吧?”“诶你怎么知道的?”杨健纲颓然的坐下,“就是这个地方感觉会坑到别人,特别是那些大拿都有很不错的工作,我把人忽悠过来不合适啊……”“我还不知道你?你先别考虑合适不合适,你先考虑你有没能力说服别人吧。 ”楚垣夕酝酿一下,“所谓在你的资源范围内借势,比如说,你为什么这么着急忙慌的把这个孵化公司组织起来你忘了?为了赶得上用你这个孵化项目,去制作《罗马之敌》的动画片对不对?这样无论从宣传上,造势上还是道义上,都能达到11远远大于2的效果。

想到什么没有?”杨健纲直摇头。 “擦,你不适合创业……”楚垣夕无语,“你挖人的时候,这么说!《乱世出山》知道不?巴人集团的拳头项目,现在已经是国内首屈一指的IP了,影响力、口碑和赚钱效应都非常的强力,这么说没问题吧?巴人集团下一个拳头项目是什么呢?《罗马之敌》!需要注意的是,做《乱世出山》的时候巴人集团什么都没有,而做《罗马之敌》的时候巴人集团已经要啥有啥了,对不对?”“这有点吹牛吧?《罗马之敌》做海外,海外现在咱有啥?跟做《乱世出山》的时候也差不多吧?”“你要说服的目标有任何可能提出这个问题吗?如果没有,这就不是一个问题。

再说《乱世出山》就靠这个条件不是也成了吗?”楚垣夕脸一黑,“那么《罗马之敌》是必成的对不对?但是《罗马之敌》的动画需要巅峰视效来制作,作为首款自研平台的产品,取得大大的成功,践行伟大的理想,造福大量的有才华有抱负但是没有机会的人,对不对?”杨健纲整个人都懵逼了,因为楚垣夕这个例子很好的诠释了什么叫做“逻辑链清晰,禁得起推敲”!推敲个屁啊满满都是漏洞,但是……好像如果自己是听众的话,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?咦?他榆木疙瘩一样的脑袋里终于闪过一道光,“你的意思是说,因为这个原因,所以巅峰视效作为一个项目来说是必然成功的?”“不对,是公司必然成功,项目都成了公司会不成吗?拳头项目一出,作为示范的case往那一摆,自然是扫荡寰宇,吸引无数UGC创作者加盟,然后雪球越滚越大,版权流量双丰收,成为一个可以和B站比肩的平台了,这种词你还不会编吗?”“这牛吹的也太大了吧!B站已经纳斯达克上市了,市值40多亿$啊,是$!”杨健纲小心肝都在颤,恐惧的想象着当他说出这番话来的时候别人怎么看他?“简直太羞耻了吧?”“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‘对标’你懂不懂?瑞幸咖啡对标星巴克,融资几十亿,你觉得羞耻吗?B站那些UP主生产的内容是没法卖的,只有流量,而巅峰视效不但有流量,而且和UGC分享版权,那些版权中优质的形成影响的是可以卖的你懂不?B站只是版权的搬运工,而巅峰视效生产版权,还可以打包运营推广赚取服务费的,这都是B站想做但做不了的事情,对不对?这怎么能算吹牛呢?”楚垣夕说着看了看时间,“我时间有限,外边还有五只IT团队等着我去慰问去,我就跟你说一点,把你什么羞耻心之类的都扔掉,这种心态不值一提,换个透明的心再来创业。

该描述前景的时候就要大大方方的描述前景,我像你这么猥琐是不可能挖到薛明的。

”“噢,合着你当初跟薛明聊的时候,都是在……在‘描述前景’?”“那你以为呢?”“问题是要是最后没成呢?人家不被我坑了?”“那是成功的代价。 ”楚垣夕严肃的说:“听着,每一个人在接受一份邀约的时候心里都应该清楚这一点,不需要你明说,如果他不清楚,那么他经历一次就清楚了。

你也不需要有任何负罪感,我跟你说过,人最重要的是问心无愧,如果有,就说服自己没有。 ”。

标签:广州牛骨髓,大湾区政务,广州书协黄越